其实说起来核心就一个,货币基金得买期限短的、好变现的、等级高的固定收益类证券,归根结底就为了一个目的——保持流动性。

在“留欧派逼宫”的形势下,特雷莎•梅将决定权交给议会,她为此提出三招。